广深部分年轻人因集体户口无法结婚

  羊城晚报记者 杨辉

  我们可以上哪里结婚?”

  这是一群年轻人的呼喊,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怀着对“幸福广东”的美好憧憬来到广州、深圳等城市,准备落地生根。可是,落户在人才市场的他们,突然发现:结婚这样的人生大事居然困难重重。

  房价高企,他们买不起房子。投靠直系亲属,更是说易行难。

  “请让我们结婚吧!”年轻人们希望把这个呼喊传递到今天开始的广东省两会会场上,期盼觅得解决良策。

  集体户没房没法结婚

  “没有房产没有直系亲属,你别想结婚了。有房产,或者你在广州有直系亲属可以挂靠户口,你才可以借集体户口卡结婚。”人才市场工作人员从柜台里拒绝了孙阳借户口卡结婚的要求后,大学毕业生孙阳觉得自己“两眼一黑”。

  来自江苏的孙阳2010年7月从北京大学硕士毕业,来到广州参加工作。和广州很多大单位一样,孙阳工作的省属单位将他的户口挂在“人才市场集体户口”。

  这一“挂”,很多尴尬的事情由此而来。

  到广州后,孙阳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两人随后准备领证结婚。原本认为领证是个简单的事,后来被证明不简单。广州的人才市场规定:“集体户口”结了婚后一个月内必须从人才市场迁出。“要结婚,你需要给我们签保证书,承诺婚后一个月内迁出户口。最好自己有房,买不起房,就需要广州有直系亲属。否则,集体户口结不了婚、生不了小孩。”人才市场负责人解释。

  “我刚毕业来广州一年,就算月薪过万,攒够广州的首付,也要个两三年吧。这两三年内,我连结婚生小孩的自由都没有?”孙阳反问。

  “对,你没有这个自由。”人才市场工作人员告诉他。孙阳试着和工作人员磨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拿到户口卡。

  从人才市场大门出来的时候,女友趴在孙阳的肩膀上号啕大哭,担心两人结不了婚。

  “会有办法的。”孙阳安慰女友。戏剧性一幕出现了,孙阳在一次工作中,偶然结识了负责人才市场的领导,聊天过程中,孙阳谈到自己遇到的难题。领导爽快表示,可以帮助解决。

  再次去人才市场时,工作人员在孙阳的集体户口首页复印件写上“仅用结婚”四个字。随后,孙阳和女友在民政部门顺利登记结婚。

  广州十万人遭遇“滞婚”

  此后,澳门永利注册 ,孙阳一见到人才市场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就会叮嘱:“赶紧把户口迁出去,千万不能生小孩,生小孩那你就等着夫妻两边的街道扯皮吧。”

  孙阳只是广州数万“集体户口结婚难”群体中的幸运儿,他仍面临很多困难,比如他要选好生小孩的医院、买房等,不然孩子出生后,就是黑户。1992年后,民政、计生部门规定,各地实行婴儿落户随父随母自愿政策,但广州仍保留了集体户口“须有住房”才能为子女上户口的规定。

  像孙阳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广州一家能源企业的员工小赵,户口也是放在人才市场。由于在广州买不起房子,为了能够结婚,小赵费尽心思,最后将自己的户口从人才市场集体户口,重新迁回到自己毕业的大学,通过大学派出所开的户口迁移证,最终领了结婚证。“比较麻烦,要公司开证明,广州公安局开证明,然后自己写个申请,交给学校派出所。迁移证有效期一个月。”小赵说,经历这件事后,自己已经是这方面专家了。

  有关数据显示,广州市人才市场29个,目前集体户人员有十万人之多,其中南方人才市场一家的集体户籍人员已经超过五万人。而每年7月,全国有数量庞大的外地毕业生将户口档案从学校集体户口迁出,迁入广州各人才市场集体户口。这些以派遣制人员的身份在广州许多岗位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都接近适婚、适育年龄,却因为无法单独立户而面临结婚、生育难。

  探因

  集体户婚后计生难管

  “不是我们不让集体户口结婚,我们本是服务性质,现在政策安排,把负担压在了我们一线员工身上。”南方人才市场管委会主任盛南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自己是有苦难言。

  “在我们人才市场搭户的有几十万人,计划生育是国策,户籍管理要求,户口落在谁那里,谁负责监管计划生育。”盛南方说,按照计生责任状要求,集体户内的已婚育龄人员,每年的查环查孕等多项措施落实率要达100%,同时集体户们不能超生。

  “集体户内的几万人分散在广州各地,处于流动状态,要执行和落实计划生育,谈何容易。而且已婚人员不迁出集体户,必然带来子女的落户问题。”盛南方表示,目前南方人才市场集体户结婚的已经有1000多个小孩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