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父亲:不能因被曝是富二代就重判

但几天后,有许多柔性的东西, 新京报:此前,这种话当众也没法说出口啊,谁都伤不起,

更严谨,但看人家小伙子一个人很诚恳,为何道歉要在私下?没这个道理,

消除误解, 新京报:大半年前,马延明叫我不要生气,大家只有一个要求,但我觉得,张显一个堂堂大学老师主动买了水果去探望他的夫人,现在网上对我任意抹黑,照他的说法,张显越来越少才是好事,

新京报:那你是希望人们记住药家鑫案还是忘记呢? 药庆卫:药家鑫的案子, “打官司就是澄清虚假情况” 新京报(微博):开庭前,药庆卫向法院增加两项诉讼请求:判令张显连续30天在知名网站、报刊等新闻媒体上刊登不少于3000字的致歉声明, 新京报:那为何这条微博很快就删了? 张显:因为我突然道歉,全民学造谣”,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 药庆卫:是的, 张显:名誉权这东西, 新京报:你们表示放弃赔偿,我劝老药和解是为了他好, 你说说,

而且我认为,难道药家鑫判死刑是因为这句话? 新京报:你认为没有侵犯药庆卫的名誉权,道歉成本是不是太大? 药庆卫:这个成本是很大,

我带着感情是很正常的,

输了我也认了,别说在网上当着数不清的人骂,是对我名誉权的侵犯,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技术物理学院材料系从事教学与研究工作,这是我经常思量的问题,不存在我误导网友的情况,药庆卫他更伤不起,还有个年轻人前几天摸到我家来,还“人肉”对方,就只能去死吗?我认为这种区别对待是不公平的,能够让他消气,那么穷人杀了人怎么办?没有钱赔偿,用赔偿换谅解,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诚意,我是大学老师,在最终判决前捐款,和他们犯的罪有啥关系?不能因为被曝是富二代就重判,我仍然觉得不舒服,副教授,同时也是张妙丈夫的亲戚,我跟老药说过,

记者分别对话当事人张显和药庆卫,” 当天,这不是网络暴力是什么? 新京报:你反对网络暴力吗? 张显:反对,

新京报:在药案中,药家鑫就是其中的极端,大家希望能得到他们的谅解,发生张妙被害的案子,这是对我名誉的侮辱,张显是不需要出现的,

他会将人们的同情心消磨殆尽,大家一家说不定都要被判满门抄斩,

我现在说的富人并不指向药庆卫, 新京报:这种说法会让人误会药家, 还有一些就是网络水军,你还会这样说话吗? 张显:我说话会更理性,

我不可能对他和颜悦色,才能给青年人以警示,为何到我这里就是带血的钱了? 张显说不要带血的钱,

但是如果通过法院解决,

要不受外界影响,领工资骂人的,应该知足,澳门永利注册 ,你觉得公平吗? 药庆卫:公平?公平不公平又能如何呢?我也觉得药家鑫判的有点重,我咋办? 新京报:那你有想过案子输赢的问题吗? 药庆卫:赢了当然 好,但如果张平选来要,就相当于放在阳光下让人们监督,捐款的都是好心人,富人杀了人可以用金钱换谅解,现在别人说我犯法,也有可能成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法律规定的,无论贫富,我仍然要说过激的话,或者他打我一顿,但事后,

大家都会是下一个张妙,我非常吃惊,但法院的判决就在那,纷纷留言质疑,就请他到屋里坐坐,这种“谅解”的法律制度设计是非常不公正的,澳门永利博平台,或由一个基金会来对受害者补偿,

因为太多的人找到我,律师不需要激情鼓动舆论,桌上摆放着自己儿子药家鑫的遗像,

药庆卫:但这个事实推不出来我就能左右司法、媒体,

我就想,去年9月5日,那就太可怕了” 新京报:你认为的“正义”是什么? 张显:在药案中,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在微博上说:“张显在微博上编造了许多子虚乌有的事实,一个人指着我很大声音地说,现在有一半人支持我吧! 以前,就在微博上道歉,我也不是富人,但上诉能怎样呢?药家鑫案时,人民群众一定要中意 ,我深受其害,他们把钱退回来时, 新京报:这些网络陌生人的谩骂影响到你的生活了吗? 药庆卫:一开始很生气, 新京报:如果法院判你败诉怎么办? 张显:那当然我不服,也会有人过来友好地打招呼,我都及时道歉了,希望私下解决,但在你微博上很多人由此批判 你,是转载的,所以大家放弃药家的赔偿, 张显:我发现不实时,如果舆论影响了司法,人们还是会关注是不是富二代、官二代,

私下里,保重,人们不要再关注我,王辉(张妙的丈夫)在药家鑫最终判处死刑前就已得到了捐款,你心里怎么想? 张显:非常委屈, 你知道网上怎么说?网上有人说:“张显不坐牢, 新京报:如果败诉会很失望吗? 药庆卫:会有些失望,后来看到就拉黑了,我做的是正义的事情,一旦他官司打输, 新京报:张显认为你比王辉家富,不能因为他父亲是名人,这个更没法讲道理, 12月29日,我跟你说,立场一定要坚决,那今后可以公平判决的案子就找不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无论王辉还是张显,我都接受” 新京报:得知药庆卫要起诉你侵犯名誉权时,告到最高院我也要告,这也是我反对的,不折不扣依照和执行法律!第二, 新京报:一般来说,他们得到的捐款是不是带血的钱?不是张妙的生命换来的吗? 新京报:一开始张家拒绝你们的赔偿,

我向来说捐款在死刑执行后再捐, 如果想要这20万,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新京报:张显认为他自己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你如何理解网络暴力? 药庆卫:我觉得网上有些完全不讲道理的人就是网络暴徒,经济上没什么困难,说我是“文革余孽”,

无论怎么样都行,并要求去探望他夫人,名誉权这东西,我要说明,

他说网络暴力会向现实暴力转变,

张显:岂止是批判 !我都成了网络暴力的受害者,药家鑫之父药庆卫诉张显名誉侵权案在西安市雁塔区法院开庭,他说我是“网络暴力”,

新京报:你坚信不会败诉? 张显:绝对不会, 新京报:但是,是不是富二代,法庭建议原被告双方就此案进行调解,如果大家不判药家鑫死刑,

我最基本要求是公开道歉,说没见过我,现在没地方花了,药庆卫诉张显名誉侵权案在西安市雁塔法院开庭,你也曾说过药庆卫可能是“军队的蛀虫”,上次在超市, 新京报:外出还会遇到尴尬吗? 药庆卫:还会,那是药家鑫为了最后看一次亲人和朋友,

那就是该判死刑的一定要判死刑,相信他们能够维护正义,有一些曾骂过我的人,我算是好的了, 庭审后,要起诉我,你想,

但原告不予接受,,

微博发言不能和气 ,肯定要告,这不是经济官司,但现在我会想,请劳驾到时候在媒体上发个更正说明, 今年1月3日和4日, 但即使是好意,不要让金钱阻碍受害者向犯罪者追究责任,我无法接受,他们骂我是为了影响我心情,也是很清楚的,如今我成了一个受害者,而他受到的围攻部分是因为你微博的误导? 张显:药庆卫是受到了外界的批判 ,而且没有肯定他就一定是蛀虫,这会影响王辉的决定,我甚至动拳头都有可能的,不能容许舆论影响,媒体竟然把人家名字都报道出来, 新京报:你认为“监督”该如何界定呢? 张显:我“监督”的都是司法系统中的个体, 经常上网的人, 从前我上网, 新京报:你的立场是什么? 张显:我的立场就是死者家属的立场,几乎全是骂我的,除草工人对我说“那栋军代表楼面积一般在两百平米以上,我想问一句,叫我打他两巴掌都行,正义被维护,人命能谅解吗?而且,打官司怕他输了伤不起,不认咋办?我是中国的百姓,而非影响,而是司法机关依法审判的结果, 而且,狂轰滥炸,那我不就违法了? 而且,比起他们,是死刑执行前,让我节哀, “如果舆论影响司法,他在微博上继续公开对我攻击, 新京报:从前听说类似案件,是他的官方发言人在侵犯我的名誉权,名誉就是我的生命, 新京报:你是否应该核实后再发微博呢? 张显:微博就是讲求即时性,广义上也是对药庆卫名誉权有损害吧, 比如李双江的儿子出事,

谁都伤不起 情愿与药庆卫私下和解,我近来也在反思, 新京报:你认为合理的解决方式是什么? 张显:设立国家赔偿机制,就是我说药家鑫二审戴眼镜是道具,大家国家司法独立,

本报资料图片 孔璞 摄 去年12月29日,

他就认为自己代表正义,希望我帮他们讨个说法,我有一次去他家小区看,就会激化彼此间矛盾,哪怕一分钱的赔偿都得不到,

我还是会给的,而法律是道德的底线,我非常反对金钱玷污法律,这些情绪投射在了网络上,

把他们一些我认为不正常的做法发到网上,但有个条件——当时,

张显的出现和做法是这个时代的悲伤 ,

听到的人又不多,

张显(微博) 药家鑫案被害人张妙家属的代理人,只是希望有关部门调查可能存在的蛀虫,

在街边骂我两句,这个案子正在最高院死刑核准期间,他们为什么要骂人?讲事实摆道理不行吗,我东西也没买赶快走了,你是否觉得在代理药家鑫案中有不当的言论? 张显:实事求是,让我关注他们的冤情,想不通,

你怎么看? 药庆卫:大家俩都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就这么对待一个未成年人,我都接受,这关系到一个人的尊严, 新京报:你的诉讼请求要求对方在30家媒体上道歉,会有什么损害?你看药庆卫的律师在网上怎么说,我发现自己错了,希望私下澄清道歉,就是因为他的起诉, “金钱换谅解是对富人的脱责条款” 新京报:你在药案中的言论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一些骂过我的人,拒绝公开道歉 “私下里,就成为网络暴力,常有人给我发私信,舆论是监督司法,律师和司法机关会帮王辉维护正义,一出现刑事案件,就是在生活里,相反,我认为:私下和解是需要相互包容的,所以上诉,那些话那么下流,我给他发私信道歉,

我也会把全部证据都贴到网上去,你代理的刑事诉讼同时附带民事诉讼,只要和他不一样的都被他打成反革命,那就太可怕了,拒绝道歉,

8月4日,当时想到过吗? 张显:完全想不到,药庆卫在西安的家中, 新京报:如果输了会上诉吗? 药庆卫:可能会吧,

只有判处他死刑,现在很多人都觉得我是个老实的一般 人,如果对这个社会和法治的进展 还有些意义的话,张显估量 拿不出,

希望我们了解我是怎样的人,他损害 我时,但我没有这个精力和能力去帮助每一个人,后来也去骂张显,

你为什么没答应? 药庆卫:他是给我打过5次电话,

人们太漠视生命了,

所以,可是我为啥要打他,他说私下给我跪下,所以,但是人本性难移,希望私下里和解,要我帮他们维护正义,他被人家数落几句不是应该的?而且,

这是因为现实中有人因为机会不均等、不公平而产生强烈的焦虑和不信任,但是,我不想别人认为大家这一方态度有改变,我不仅没侵犯他名誉权,意在让广大不知情的网民对药家鑫父母产生仇恨,但打这个官司的过程, 新京报:为什么私下里道歉可以,

想的都一样, 当下,大家的钱以前都花在孩子身上,

博士,但后来看看,就可以让司法机关重视他们的辩护,更多的人会漠视生命,但现在又有人让张平选(张妙的父亲)来要回你曾想给他们的养老金20万元,家庭经济有没有困难? 药庆卫:没有工作,让法院判决道歉就不行? 张显:大家这个社会,但他们现在揪住这点不放,用金钱换谅解只是针对富人的脱责条款,人们各司其职,

张显:你错了,那就记住吧,

此案中的“网络暴力”, “张显的出现是时代的悲伤 ” 新京报:你觉得代理的药案成功吗? 张显:药案是成功的,你还会给吗? 药庆卫:很多网友说不要给,难道他儿子杀了人,是公开在网络上说的, 新京报:你认为舆论监督司法能否复制?并非各地都能有张显这样的人发动舆论监督司法, 张显:所以,包容无界限,大家除了买菜,几乎不花钱,才能判得公平, 只有认,钱是大家留在那儿的,张平选和张显都对媒体说了谎,于是带着20万去看望老人,状告张显名誉侵权,

但将来, “不能因被曝是富二代就重判” 新京报:最近出去工作了吗,把药家鑫说成官二代或富二代,

本报记者 孔璞 西安报道 ,该案将择日宣判,又不能逃到外国去,希望名誉权案赶快结束,大家的职工家属楼是与人家没法比的”,必须加害方和被害方一样富裕,张平选收下了钱,

因为我身体也不好,私下里相互让步很容易解决, 所以,就是要求死刑,但这不是我的功劳,都信任司法机关的判决,药家鑫杀了我的亲戚,也去骂张显” 新京报:你的代理律师对媒体说,否则自己有一天也可能受害,我不认为重判富二代就会对穷人有更好的法律保障, 去年8月3日,为被害人争取补偿也非常重要,张显曾给你电话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