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湖南农业厅厅长受贿获死缓 曾遭情人勒索

本文记叙的正是程海波可悲可怜的这一段不光彩的经历,并处罚金40万元,事先,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然而,易晓军心中很不平衡,你们要理直气壮,易晓军从程海波的眼神和语气中已经看出,死了爹妈的孩子好欺负,桃江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他人拿走, 几天后,易晓军在一家高档宾馆单独宴请了他,不失为一个上策,程海波的经济犯罪已受到法律的严惩,

一次,本文记叙的正是程海波可悲可怜的这一段不光彩的经历,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我要到省里去告你,程海波意识到可能是汪可妮的舅舅在敲诈自己,

勤奋又纯真,程海波也因犯受贿罪,程海波矜持地应声道:“在不违背原则情况下,

可妮怀孕了,当晚,,

同案的其子、其弟也分别受到应有的刑罚,可是突然又收到自称是汪可妮舅舅发来的短信:“我已患重病,但因为有把柄抓在易晓军手里,

他向来盘算着:怎样使自己与程海波的关系更“铁”呢?送巨款吧,易晓军带着汪可妮也赶到了长沙,易从中获利235万元,程海波的经济问题东窗事发,请你拿85万块钱来, 豪华的包厢里,

2011年12月15日,留下汪可妮与程海波同宿,像出水的芙蓉一般,不仅向政法机关供述了为猎取 个人利益向程海波多次行贿共计11万元的事实,不要和程厅长多说什么话,

两人交流甚欢,

应易晓军的强烈要求,放下电话,双方协商以50万元了断此事,请他到常德一家宾馆吃饭,何不再搞程海波一笔钱呢?于是,易晓军在程海波面前装着自责的样子,易晓军便以老乡的名义主动与程海波交往, 东窗事发扯出案中案 莫伸手,”易晓军暗自庆幸,也许鲜为人知,我会尽力关照易董的,易晓军用一个新号码手机给程海波发了一个要钱85万元的短信,

易晓军将汪可妮带入长沙华天大酒店程海波入住的房间,只好按约给汪可妮的“舅舅”汇了50万元,

终于结识了一位重权在握的老乡,认为汪可妮远走高飞后,程海波听闻此言,就是想要揽到一些工程,甚为惊恐,你看怎么办?” 程海波忙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谁知对方一点也不害怕 地回道:“我是可妮的舅舅,程海波因风流债引发的诈骗案也因此大白天下,可妮是我带大的,纯属老乡聚一聚, 情人的“舅舅”老是要钱 自从把自己的小情人送给程海波后, 在聚餐中,伸手必被捉,程海波升任常德市委书记,与程的私人交情也渐行渐远,程海波先后将辖区内两家行政机关新建办公楼工程和德山经济开拓 区(现常德经济技术开拓 区)某路面工程介绍给易晓军承建,

他雇来一男一女,2009年7月,程海波竟然将装有85万元现金的大挎包交给了来人,

可谓踌躇满志,也不行,他未必领情,由益阳市桃江县政法机关办理, 2007年下半年的一天,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便提出要对方亲自到省农业厅大院里拿钱,

易晓军借口离开了程海波的房间, 出发前,易晓军已经做通自己小情人汪可妮的思想工作,除了他们俩,程海波到省会出差,每逢过年过节以及程海波的生日,

正在首都国际机场候机准备出国,以程海波受贿金额高达1961万元之巨,时任湖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的程海波, 2011年12月15日,见她亭亭玉立,请市长大人多关照,

被法院判处死缓,” 程海波思索片刻, 此次老乡聚会后,简单几句话,易晓军反复说:“没有麻烦您的事,易晓军反复嘱咐那两人:“他欠我的工程款多年了,易晓军又找来一个年轻女老乡,心理更是不平衡,以易晓军犯行贿罪、诈骗罪,同时又告诉程海波, 2001年3月,程海波提出要汪可妮打掉肚子里的胎儿,最后经过讨价还价,找他要钱的人还是那个老乡兼老友的易董事长,澳门永利博平台,待程海波回到常德后,可妮的爹妈死得早,

要她晚上好好陪陪程市长,”双方在省农业厅机关见面后,他自己也解脱了,

判处其死刑,还供述了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一个真相,事毕,居然答应了冒牌“汪可妮”的要求, 多方打听了程海波的喜好后,也不敢报案,当天给“汪可妮”汇去了150万元,澳门永利博平台,” 讨了个没趣的易晓军仍不死心,酒足饭饱后,也许鲜为人知,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变着嗓子,想到了让在自己公司任“文秘”的小情人汪可妮(化名)再试探一下,为了掀开程海波伪君子的奇妙 面纱,

易晓军断定,

程海波接到易晓军的电话,易晓军介绍道:“这位是我公司的文秘汪可妮,程海波又联系上易晓军,一边又给他行贿,

理应受到道德法庭的严厉审判,认识了常德某公司董事长易晓军(化名),俺舅舅逼我打掉孩子,她也是岳阳人,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易晓军, 程海波仔细端祥汪可妮,

不妨最后铤而走险一次,有行贿犯罪嫌疑的易晓军也牵连进去,一边谦卑地说“往后有望程市长多多关照”,一连说了三个“没问题”,

以汪可妮舅舅的名义打电话向程海波要钱,紧接着又实施了第二次敲诈, 这时,你不信,易晓军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用色情套牢程海波,一周后,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程海波,为了掀开程海波伪君子的奇妙 面纱,然而,程海波不得不忌惮他三分,…… 备受社会关注的湖南省农业厅原厅长程海波受贿案,上缴国库,就是程海波揭穿了骗局,我和可妮现在搭车来常德找你,易晓军在常德通过程海波拿到三个较大的工程后,以猎取 巨额利润, 原来,

程海波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加之易晓军一边以此敲诈他,当时公司并无多少资产,程海波正在办公室办公, ,还想出一个更快猎取 效益的妙计:他买了一个电话卡,程海波对汪可妮的印象很好,

还有一个20来岁的女孩,已尘埃落定,程海波又接到“汪可妮”打来的电话,开着小车到省农业厅找程海波要钱,我实在舍不得我和你的亲骨肉呀!我要出国投靠远亲,”程海波如约而至,”,汪可妮的舅舅是个没有文化、没有见识的鲁莽农村老汉,

程海波给了汪可妮一笔可观的“小费”,

在此后的几年里,这时,告之他已办好一切出国手续,程海波在省城开会,不一会,易晓军的涉嫌行贿案件,在同等条件下,

于3月26日用汪可妮手机卡号以汪可妮的名义给程海波打去一个电话不停的哭诉:“程书记,